探寻和田玉子料源头

返回 分享

探寻和田玉子料源头

  作者:古董婆婆   2014-07-08

2014年6月22日,玉友朱达义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上图并写道:“4600米海拔的和田玉源头,四个(比我大的)男人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们历经困难后的喜悦,可想而知他们有多兴奋·····这衣服值得脱,一辈子的财富,不会磨灭的骄傲。”

因为,他们走过玉石之路······

6.16日,出发!

身未动,

心已飞向喀朗古塔格村,

著名的”黑山村”。

黑山村是昆仑山腹地最深处的一个村落,

位于玉龙喀什河上游,

因此,

可以说它是玉石之路的源头。

在前往黑山村之前,

一行十八人先取道于田,

去往静谧的喀什喀什村,

那里,赛地苦拉木正召唤着我们。

从乌鲁木齐起飞,飞机落地后,

直奔于田。

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是必须要去的,

忆想当年库尔班老人骑着小毛驴上北京的那份激情,

心中不由勇气十足,

去走那探寻玉石源头之路。

玉石之路首站,

便是前往东山矿业总部。

和田东山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现拥有6个和田玉矿采矿权,正在办理的采矿权3个;公司目前正在往3个玉石矿点修建矿山简易道路;公司玉石库存量150多吨,大多品质上乘。

到达东山矿业总部后,

顾不上休息就去看矿料了,

还参观了车间,

和于田玉石矿的老员工们座谈。

在东山矿业总部,

看见了张贴着的矿石交通情况,

单从文字描述,

就已悄然领略到采玉之路的艰辛。

另外张贴着的几张老照片,

是没有修路前,采玉人背送玉石的情景。

东山矿业总部一席座谈后,

让我们一行人员还未踏足玉石之路,

便已感受到道这条玉石之路自古以来都充满着艰辛······

当晚住宿在于田,

休整,只是为了玉石之路的开始。

6.17日,前往流水村。

从于田县出发,

一路漫天黄沙,尘土飞扬,能见度很低!

于田玉石矿多年的中转站一直设在这里,

所有出产的和田玉都从这里进入于田,

再进入市场。

吃尽黄沙,抵达东山矿业中转站。

在乌鲁木齐,烤肉,抓饭、杏子,

可能是再普通不过的食物了,

可是,在这里,恶劣的自然环境下,

它们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告别中转站,继续前往流水村。

抵达流水村后,民风淳朴,沁人心脾。

这里的小朋友非常友好,很远就打招呼:你好!

原生态的流水村。



这种车,可能也只有在这里才能见得到吧!

(小编管坐这车叫“漂大厢”,坐一趟下来跟挖煤工一样 囧 可想而知采玉之路是多么艰辛。)

一千多人的村落,

俨然一个世外桃源!

当晚,宿营在流水村(中转站位于流水村),

这住宿,有没有“大跃进”的感觉,

修建于80年代的窑洞,模样依旧。

今晚就睡一回窑洞,大通铺!

很久没体验这种感觉了。

十几个大老爷们睡一张床!

小村落静谧的似乎不忍告知我们,

接下来,我们要走的这条玉石之路是怎样的一种艰辛······

6.18日,赛地苦拉木矿!

要出发了,天空飘着小雨! :-(

看看柯大侠起床的样子!(采玉人的模样。)

阴雨绵绵,跋山涉水。


前往于田玉石矿山。

在遥远的昆仑山北坡,微信的短信都断了。

冒雨迎雪,抗高原反应,

终于见到了赛地苦拉木矿,海拔4300。

传说中的阿拉马斯矿点很遗憾没能上去。

庆幸的是在赛地苦拉木发现了白玉带翠。

赛地苦拉木的矿脉,

用手去感触它的存在。

在矿点,

简单的午餐!别有风味!

看着羊脂玉幸福吃馕的照片,

不禁想到,在赛迪库拉姆矿点,

山上滑落的巨石从李工身旁滚过,

所幸,没有砸中。

后来,羊脂玉回忆说,

当时塌方路断了,挖掘机在上面疏通,我们在下面,

应该就是这会,我背对着挖掘机,没看到,

等听到他们喊我转身过来,石头已再我身边不远处飞过去啦!

6月19曰,黑山村

从赛地苦拉木矿下来,继续前往下一站。

开着车,路过昆仑脚下的村庄,

沙枣花儿铃铛般摇出阵阵幽香。

只是,还来不及欣赏,

便向玉龙喀什河前进······

沿途,

一路追随着奔腾咆哮的玉龙喀什河。

越往大山深处,道路愈加险峻,

依旧可见,旧时的采玉之路。

没有修好路前,下图照片所示的,

这条仅80公分宽的险峻小道,

是前往黑山的唯一途径,

当地人用摩托车来回运送去黑山采玉的人,

那时,这3公里长的路,

去收费1500元,回来时收费2000元。

即便是现代化的今天

在这里,依旧用软管从高处的营地

给采玉的机械来输送燃料

沿途,黑山路上的采矿洞。

翻越险峻的山口,

横渡玉龙喀什河,到达喀朗古塔格村,

著名的”黑山村”。


一样淳朴可爱的村民。

和田玉历史上著名的黑山料,

就出自这个村所在的支流。

下午到达玉矿在黑山村的营地,海拔2800米,

有雨,当晚便宿营在这里。

明天的行程会有一些困难。

6月20日,向厚达30余米的冰舌前进
   

老天待我们不“薄”,

前往黑山大本营的路上遇见山体滑坡了。

车又坏了!


只好改成坐矿上的机车前行。

海拔4000米左右,挖掘机、推土机来接我们。

终于到达海拔4600米的大本营!

开始扎营,

扎营后,或许是因为高原反应,

部分人员出现了焦躁,懊悔的情绪。

玉矿的营地海坺4571米,就在冰川堆积层上。

沿途的艰难险阻,自不必说,

天气也是十分的恶劣,

高原冰川上的采玉场,已经白茫茫一片。

帐篷内,失联了2天的我们,

极其困难的找到卫星电话,

通过远在乌鲁木齐的玉品的夫人

给一行人员的家人通报平安。

欣慰的是,

在营地见到了刚开采出来的玉料。

6月21日,玉石源头。

来到冰川下,终于见到了玉石子料的源头。

海拔4600米左右。

子玉就在融化的冰川下,

洞深大约十几米,

想要深入洞内去找子玉,

几乎是在用生命去冒险。

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和玉石源头的冰川来一次亲密接触了。

依依不舍的作别玉石源头,

早晨9点开始下山,道路依旧难走。

因为大雪,

回来的路越野车都无法行驶,

海拔4000米的冰冻高原,美景入画,

但道路泥泞难行,

我们只好做矿山的拖拉机下山,艰难可想而知。

3点半返回到黑山大本营,

继续后撤,翻越“老虎口”达坂。

终于,从黑山返回到有信号的地方。

柯大侠的弟弟“雪中送炭”,

带来了卤鸽和馕,

让“恍如隔世”的我们终食“人间烟火”。

继续赶往和田,

途径策勒又遇见泥石流。

抵达和田后,再次走入玉石交易市场,

场景依旧,只是读玉的心有了更深的体悟。

感受了玉路的难行,

感受了采玉人的艰辛,

感受了玉的珍贵!

每一块玉,

都包含着采玉人的执着,青春,心血和生命!

最后,来一张在玉石源头冰川下的合影,

兄弟们,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一历程。

特别鸣谢:

微友:玉品(马国钦)、羊脂玉(李新岭)、taller(岳蕴辉)、柯大侠(柯长林)、贺林、玉翁(周耀华)等对本文的支持。

马国钦:

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 常务理事

新疆和田玉市场信息联盟 轮值主席

李新岭: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金银珠宝检验所 所长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岳蕴辉:

新疆岩矿宝玉石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 常务副站长

柯大侠:

玉石高级鉴赏师  20年前曾担任过于田玉石矿矿长

贺林:

尚善堂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耀华:

玉石界资深人士

在此,马国钦、李新岭等一行18人也借助“玉石中国”特别感谢:

和田东山矿业欧阳斌、张建国,和田八千年矿业田伟和他的兄弟们以及新疆电视台、新疆人民出版总社对此行给予的鼎立支持。

【后记】

美誉天下的中国和田玉有两个著名的源地,一处是深藏延绵数千公里的昆仑山深处玉矿,它也是和田山玉之源地;另外一处源地就是流经和田市,最终汇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玉龙喀什河,这一百多公里的河床便是和田籽玉的发源地,由此,这条河也叫白玉河。

昆仑山深处的黑山是白玉河的发源地,也是玉石之路的源头,说起和田玉不免要谈起黑山,黑山的山流水,黑山村采玉人的神奇故事,久而久之对黑山这一能充分唤起人们想象力的地名已深深刻入了我的脑海,对它的向往促使我们一行18人“玉河探源”小分队,踏上了踏勘玉河之源的征途。

(本文由中国和田玉网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发。了解和田玉、购买和田玉,就上中国和田玉网)